568书库 > 修真小说 > 清淚浥山河 > 拾肆、魔君青雲
    清淚浥山河 作者:容霜

    



    拾肆、魔君青雲



    他将夏木、慕白还有其馀部属全託给斯年,再来长达十年的时间他将自己困在魔城里,设了重重禁制,旁人难以进到魔城来。

    天界的人不知怎么嗅了味道,从那时候起,魔城让重重天兵围住。那群天兵天将拼命地解除他的禁制,想要攻入魔城取他的首级,得一个大大的军功晋升刚刚空缺出来的元帅。他们哪里知道血腥味刺激得他几乎疯魔,恨不得自己解除所有禁制,将那群不知死活的蠢人一根一根骨头拆除、捏碎,再将他们砍成血肉模糊的烂泥。

    他在魔城内压抑自己,每次压抑不了,他就拿匕首挖去一块肉,这具身躯几乎被他挖得体无完肤,四处冒着血洞。痛苦只能暂时转移他的杀心,而无法根除,他那时也很纳闷,仅仅因为入魔他便想杀遍天下人吗?

    那隻鎏金穿花戏珠步摇对他来说那么重要吗?只因为那隻步摇悲被无声无息的取走,他便压抑不了愤怒,自残剜肉也难平杀心。伤处疼得头皮几乎发麻,胸口却喷发出无穷无尽的怒火,他知道这就是入魔,不死不休。

    他取出那隻瑬金步摇端详了一会儿,打算趁着疼痛暂时压抑住怒火折断这隻步摇。然而他瞪着步摇许久,瞪到他的眼睛若有火,早该灼穿那隻步摇,他依旧颤抖着手,折不了这隻步摇,他只得叹道:「冤孽啊!」

    是不是他始终亏欠梵香离,所以下不去狠手?

    此时那隻瑬金穿花戏珠步摇再度传出幽香来,他惊诧之馀想起每次闻见香味,他便难以控制自己!他仿佛提线人偶,任那神秘的幽香摆佈。

    细碎的汗珠自他的掌心冒出,他细思极恐,他想不起为什么会爱上梵香离,然后犯下滔天大罪!仅仅一面之缘就让她姣好的面貌吸引,罔顾兄弟情谊,进而强佔哥哥未过门的妻子?

    荒唐!他只有疯了才会做出这种令人发指的罪行!

    说到疯子,他才又想到:哪里有走火入魔的人能像他一样冷静思考,如果能冷静思考,又为什么会入魔?

    他还是个人吗?他如果不是人又该是什么呢?

    忽然有个稚嫩女声传来,「快点回来、快点回来,不要眷恋人间。人间烟火不过匆匆数十载,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快点归来,因为你是……。」不知哪来的颯颯风声,他总是听不清楚少女说了什么。

    他是谁?还是他应该是什么?

    或许他从一开始就错了,他来人间监视着玉家,玉家再大的本事,如何同时控制梵香离与当时是天界二皇子的他?能同时做到这两件事的人大概只有如今的天帝、他曾经的哥哥瀟川!

    绕回原点让他头痛万分,他实在想不懂哥哥对他的恶意何来?对梵香离更是恶劣得令人发指,失贞事小,趁着她昏迷将她吊死,究竟要有多大的仇恨才能做出这么可恶的事?

    他不想入魔,最后窝囊的死在魔城,所以他一改当初困住自己的作法,主动解了所有禁制,拖着蹣跚的步履走出魔城。

    漫天烟硝中,一抹刺眼的红格外醒目,他再走近一些,看清楚那抹红色其实是一名高挑女子的身影,这名女子他认得,她是桑榆的侍女时茜。

    既然在魔城外等他,当然与那群天兵天将一样是等着取他的首级,他刚丢出斗篷,便缠上了那条赤红色的鞭子。那斗篷是非常珍贵火狐狸的毛织成,不但能避火,也能防御刀枪,如今却被那条红鞭轻而易举地破坏!

    他与时茜过招之中,暗暗吃惊她蛮横的力气,原以为她不过是力气蛮横,招式必定不够灵活,谁知那条红鞭像一条灵活的蛇朝着他的脸面而来!他不敢小看时茜,认真与她缠斗数回合,最后使了个金蝉脱壳的法术离开魔城。

    他悠悠忽忽走遍高山,穿越了多少的溪水,他说不清他在找什么,最后在一处山涧遇见一名老和尚。

    湍急的水流不断地落下,那急切的水声丝毫未扰老和尚,良久,老和尚睁了浓浓白眉底下的眼缝,问他:「你找到了吗?」

    他答:「我找不到。」

    他不知道谁在他的眼皮下拿走了那隻鎏金穿花戏珠步摇,最终令他走火入魔;他不知道哥哥为何要如此陷害他;他不知道他是谁、还是他是什么东西?

    他是他吗?还是一切外在都是假象,他不是他,他是少女口中听不清楚的那样东西。

    老和尚对他说道,「捨弃以往的你,随我修行吧!」

    修行的生活他驾轻就熟,与他从前修仙也没多大差别。他在夜深人静的夜里连拨动佛珠的声音都歷歷可数,哥哥的陷害他不再愤怒,只是参不透,无论他如何转动佛珠,时间如何流转,他都毫无头绪。这样的日子一天过了一天。

    寺庙里寂静庄严,寺庙之外却不是如此,到处都有战火,他去汲水之时见到一对姊妹的流尸,他将她们打捞起来安葬,为她们诵了七七四十九次大悲咒,直到香烛熄了,他才返回寺庙。

    他刚将水倒进缸里,还没来得及将扁担放下,他见到果慧大师在等他,他不让果慧大师久等,擦了手便走出来。「师父,有何吩咐?」

    那时他在山涧遇见的老和尚正是这间寺庙的住持果慧大师。果慧大师对他说道,「你葬的姊妹是齐城贪官的女儿,她们挪用偌多賑灾的银两,那里的百姓几乎在吃人与饿死中渡过那段灾荒岁月。直到换了雷厉风行的上司,那贪官还送上这对姊妹当妾,她们有这样的父亲自然不是善人,一个与大总管私通,意欲架空大夫人,被大夫人发现后毒杀大夫人未果出逃,另一个也与大总管有染,不得已随着姐姐逃难,而后遇见山匪被姦杀,丢至河里随波逐流。」

    「她们本来该用那身吃了民脂民膏的身体餵鱼,你偏偏将她们打捞起来,安葬了,还为她们诵经。」果慧大师叹了气。

    他问:「善与恶果真壁垒分明吗?我也曾做错事,让天界放逐。」

    果慧大师听了直皱眉头,摇摇头,「青云,有些恶不值得饶恕。」

    他直到现在仍听不懂果慧大师为什么这么说。既然不值得饶恕,为何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说?在他听来饶恕这个词太沉重,究竟有谁能在这人间不犯错,永远站在道德的最高点,如此才能从那人傲慢的口中说出「饶恕」二字。

    他想起他打捞起那对姊妹时,无数黑烟縈绕着她们,那些都是她们数不尽的恨、道不出的怨。他平静地埋葬她们,耳边彷彿传来她们哑咽的哭声,他不曾安慰过她们,只是为她们诵经。不知念到第几次时,她们已经止了呜咽,随着他一同诵经。终了,她们对他道谢,「多谢恩公。」他也仅仅点头示意。

    姊妹其中一人说道,「多谢恩公赠了一件僧袍遮蔽我们这残花败柳的身躯。只是,我们毕竟是女儿家,想跟恩公讨要一隻簪子,权当亲人为我们送葬,不叫恶鬼见了我们便欺负!」

    他说:「好」

    他挖了一个洞将那隻瑬金穿花戏珠步摇埋入,经了入魔、逃亡、修佛,他已不再迷恋这隻步摇,如今内心一片坦然。

    若如果慧大师所言,这对姊妹罪大恶极,万死也难辞其咎,那么她们死后一丝丝懊悔的心,难道就能弭平她们漫天的仇恨,恢復成了女儿家爱俏的性子?

    他认为她们尚存善念,并不是十恶不赦之人,才能走出仇恨,坦然面对死亡。

    恶念可以放下、可以醒悟,他如今醒来,哥哥呢?曾经醒悟吗?昔日那些过往一一浮现在他的脑海里:他叫做青云,是一名自恃姿色的舞天女所生,这位舞天女姿容美,一身媚骨,天帝第一次见她,便被她迷得晕头转向,当夜就召幸了她。她不但人美肚皮还争气,不久便生下天界二皇子晋升天妃。可惜再美丽的容貌跟花儿一样,鲜妍娇艷的时候人人喜爱,可是看久了也就那么回事,她生完孩子天帝便不再召幸她。

    这位靠着容貌晋升的天妃,脑子不太好使,用来用去都是那些别人用过的烂招:孩子生病、孩子想见父王。一开始天帝还愿意来看孩子,她见这些招式奏效,变本加厉地使,时常将孩子饿得病懨懨的,教孩子说他想见父王,想要个弟弟陪他玩耍!

    大约是天帝见他不够聪慧,身子骨也弱,料想他的母亲这么折腾他也活不到成年,后来索性不来,等着他母亲将他折腾没了,再来诛母亲的九族,杀鸡儆猴给后宫的那些嬪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