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8书库 > 都市小说 > 前夫,咱俩没戏 > 亲们值得一看的番外(2篇)
    ——洁雅,我很抱歉,当时……我也喝了酒,所以……我想既然我们都是成年人,一夜qing也不是很媳的事儿,怕你知道后不自在,所以,我就隐瞒了你。
    ——那你怎么打算的?娶我还是补偿我?稍稍恢复了冷静,我讥诮问道。
    ——洁雅,别开玩笑了,不过是醉酒后的意外,再说,你也不是什么第一次,我们都有彼此的事业,何必如此当真。刘云浩仿似遇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我连儿子都给你生出来了,怎么,你打算等着我去告你?
    ——儿子?陈洁雅,玩笑不是这么开的。
    ——不信?好,我随时恭候你来验dna。
    几天以后,刘云浩一脸沮丧的出现在我面前。
    ——洁雅,我不能娶你,也无法给你名分,我的事业正在上升期,如果……如果你觉得委屈,我可以给你一笔钱,让你和孩子在美国安稳的生活,或者,你要是想带着孩子嫁人,我,也不会介意的。
    那么无耻的表情,那么混蛋的说辞,这一刻,我终于明白,我的报应,到来了
    ……
    重回台里,一切早已不同,才貌双全的女主播,从来都不缺少。
    我调整好心态,告诉自己慢慢来,毕竟,现在的我需要养家,需要育儿。
    连日的录制后终于可以休息一天,看着最近长得很快的儿子,我打算带着他出门为他买几身衣服。
    disney童装店的门口,就那样不期而遇,在两年以后。
    “你好。”我冲着面前的女子打着招呼,没有人知道我全身的肌肉都是绷紧的。
    她只是点了点头,连开口都没有,也许是不知道说什么,也许是不屑说什么,视线一扫,最后落在我怀中抱着的孩子身上。
    匆匆的照面,仓促的擦肩,我自然没有错过她眸中那一闪即逝的愕然和惊讶。
    看着怀中的小脸庞上那双太过明显的蓝眸,心里,说不清的酸楚,她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终于走出一段距离,虽然极力的告诉自己不可以回头,不可以转身,可还是忍不住转过视线。
    颀长的身形,英挺的五官,那个男人走到哪里都是那么的耀目和出色。
    依旧是记忆中熟悉的轮廓,却带着我从来不曾见过的温柔和宠溺。
    那么专注的看着身边的她,自始至终,都没有扫过我一眼。
    他的瞳孔里,满满映着的,只有一个她。
    我其实很想问他一句,展傲凡,这么些年,你有没有哪怕一丁点的爱过我?
    多年以前,他曾经回答我爱过,可是直到这一刻,我才明白,他从来,从来都没有爱过我!
    当年的他,只是爱上了我给予的爱情,爱上了被追求带来的那种感觉。
    我以为,他的疲惫,他的辛苦,只有我一个人懂得。
    我以为,我的体贴,我的付出,总能等到他的回头和呵护。
    我以为只要待在他的身边,总有一天,他会完全的属于我。
    原来,只是我以为。
    早在很多年以前,他的心,就遗失在了别人的身上,我遇见他的时候,他已经不再完整,即便,他在很久后,才后知后觉的醒悟。
    这个男人,这个承载了我全部爱情的男人,在他的世界里,将我摒弃的那么彻底。
    风过,散乱了鬓边的发丝,我缓缓收回视线,抱着儿子,一步一步走出他们的世界,那个我永远都无法插足的世界!
    —————————————————————————————————————————
    番外之许之言: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许总,少爷来了,在休息室等着呢。”秘书轻敲了敲门,恭敬立在门口,礼貌说道。
    我一直未婚,膝下无子,公司人口中的少爷只有一个,就是我的干儿子,沐晖。
    “知道了。”我低低应声,自公文中抬起头,揉了揉因昼夜加班微微发疼的额际,起身往隔壁的休息室走去。
    推开门,一眼便看到坐在沙发上的身形,挺直的背脊,端正的坐姿,我的唇角上扬,带着几分自豪。
    听到声音,他回过头来,喊了声:“干爸。”
    “不是说要过几天才回来么?”我坐到他对面,开口问着,记得前几天在电话里他说大概要一周以后剑桥才会放假。
    “原本是要延后几天的,可是假期,回国的班机很难订,所以就提前了几天。”他的声音低低哑哑,正处在青春期的变声阶段。
    他说话的时候眉梢微挑,眼睛里带着熠熠的神采,这么多年,五官渐渐长开,慢慢褪去了童年时的稚嫩,唯有这双眼睛,在微笑的时候仍是像极了他的母亲。
    “家里又不是没人接,非得要同那些人挤舱位。”展傲凡在几年前就已经购置了私人飞机,偏偏这个儿子要多低调就有多低调,这淡定的性子,倒是有几分随了安安。
    当年她也是读了四年大学,都鲜少有人知道她居然是市长千金。
    对于这个干儿子,我是骄傲的,他比我想象中的还要优秀。
    他自小就懂事成熟,更难得的是,身处展家那样优渥的环境中,若是要天上的星星也不是不可能,却仍是这样一副不骄不躁的性子,平素除了看看书,作作画,偶尔去打打球,除此之外,竟然一点夜生活都没有。
    虽然他今年也只有十八岁而已。
    可是我们这样家庭的男孩子哪个十八岁的时候不是哥们儿成群,驾着豪车,辗转于各个夜店。
    不得不说,沐晖是个例外,小的时候偶尔还会说些逗趣话,可是越长大竟是越发安静,与倾落那个俏皮的小丫头简直是南辕北辙。
    难怪安安总是懊恼的念叨着,我这个儿子不会长残了吧?
    “我又不是回不了国,闹那么大动静做什么。”沐晖浅笑着回道,不经意的转眸看到桌上的保温桶才  倏然想起什么,迭忙开口道:“只顾着说话都忘了,干爸,这是我妈煲好的汤,她知道我过来,让我给您捎过来。”说着,已经打开了盖子。
    扑鼻的香气沁入鼻尖,是我最熟悉的那款,玉米莲藕百合浓汤,养精提神的。
    舀一勺送到口中,清香味道缭绕在舌尖,我笑着赞道:“你妈的手艺是愈发的好了。”这么些年,每每晖晖要过来,她总是会让他顺便捎来一盅汤,说他工作太拼命,要注意身体才是。
    “呵呵,干爸这话我妈肯定爱听,她这些年对厨房的事情比对我们兄妹俩还上心。”想起小妹倾落成日的赖在爸爸的怀中撒娇说这个妈妈好不爱她,甚至还悄悄的问他是不是后妈?逗得他和父亲展傲凡闷声憋笑,母亲则在一边怒气待发。
    “呵呵,这倒不假,前些日子,倾落来我这里,还抱怨个不停,不过你妈那性子,要是对什么事情上了心,是绝对会钻研到底的。”我轻轻笑着,心里一片柔软。
    “嗯。”沐晖安静的点点头,颇为认同我的想法。
    “假期有什么安排?是去启星帮忙还是来我这里?”喝下一碗汤,我问着面前的人。
    “暂时还没有安排,手头上还有导师额外布置的一份课业,等完成以后再作打算吧。”他的声音很沉稳,没有这个年纪应有的浮躁,显然是心里早已有了细致的规划。
    我点点头,自然是对他信心十足,他接过我手中的碗再度盛满递到我的面前,动作自然而熟稔。
    “你妈最近身体怎么样?”我边喝汤边问着,想起前段时间她突然在卧室里晕倒,吓坏了一众人,尤其是展傲凡,脸色惨白的吓人。
    “挺好的,没再头晕,除了在厨房里做点事情,我爸根本是哪儿都不许她去了,要是出门,也得他陪着。”沐晖浅笑开口,知道妈妈那次,吓坏父亲了。
    “是得注意,傲凡做的不过分,你妈那性子,太执拗了。”我理解并赞同,换做是我,保不准比他还要过。
    直到现在,我还清晰的记得倾落出生的那一天,母婴并发新生儿溶血。
    我去的时候,透过玻璃窗,看着监护室里的她埋在宽大的白色海洋里,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双腿都是颤抖的,拿着车钥匙的手竟然怎么都握不紧。
    而身旁的展傲凡则是不住的喃喃着,我不该答应她的,我不该答应她的……
    这件事情我多少知道一些,他们两人结婚后,展傲凡是决计不同意再要孩子的,后来,不知怎么的,安安竟然意外怀孕了,经不住她的磨蹭和威胁生气并用的坚持,展傲凡无奈妥协,哪成想,怕什么来什么,孩子在母体九个月的时候,还是……
    庆幸的是,最终母女平安,那一次,也把展傲凡生生吓去了半条命。
    当医生递出病危通知书的那一刻,我第一次看到展傲凡的眼泪,那么悲凉而哀伤!
    我突然想起多年前小爱说的那句话,哥,你不必觉得太过惋惜和输的惨烈,那个男人,爱惨了安安姐。
    是的,他的爱,从来不少于我一分,甚至胜过我。
    看了下腕表,已经快到午餐时间。
    “我们去接倾落,然后一起用午餐。”说完,我与沐晖并肩走出办公室。
    他走在我的身侧,个头竟然与我平齐,一刹那,我才恍然发现,那个曾经被我抱在怀中牵在手心的小家伙不知道何时长成了青葱玉树的少年。
    一路驱车前往倾落所在的贵族学校门口,缓缓停下。
    十分钟后,那个小丫头梳着可爱的丸子头,背着hello kitty的限量版书包蹦蹦跳跳的朝我的方向走来,那是我今年送她的八岁生日礼物,小丫头喜欢的紧,这令我莫名的欣慰和满足。
    我几个大步迎上前,伸开双臂,将她抱入怀中。
    小丫头在我的脸颊啵了个吻,转过头去看到一旁温柔笑着的沐晖时,愕然的睁大双眸:“哥哥?你回来了。”美丽的大眼睛里全是惊喜。
    “是啊,第一时间就过来接你了。”沐晖宠爱的抚摸着她的头发,任由她在他脸上烙下一吻。
    这一点,我在展傲凡面前有足够的骄傲和炫耀,他的一双儿女,对我的信任和依赖一点不少于他,甚至是多过他。
    每每他抱怨的时候,倾落总是眨着乌溜溜的大眼睛,说的那么理所当然:爸爸,谁让你的眼里只有妈妈了,我必须要寻求更多的庇护才是。
    这番说辞令展傲凡哭笑不得!
    用过午餐,我送他们兄妹回家,刚一步出车子,正好碰到要出门的展傲凡。
    打过招呼,得知他是要赶去公司开会。
    我牵着倾落的手,看到他眸中很是不悦的目光,伸手抱了女儿一下。
    距离隔得太近,我自然能够听得到他临走前在晖晖耳边的那声低语:没事儿就陪你干爸出去娱乐娱乐,打打球什么的。
    我几乎要忍不住笑出声来,他这根本就是怕我跟安安有过多的接触。
    谁能想到,商场上横扫千军的展傲凡在某些事情上是这么别扭而又小气的一个男人。
    进屋的时候,没有看到安安地身形,倾落嘟了嘟唇,说:妈妈一定是在花圃里。
    跟着她的小身形往别墅后面的花园走去,果然,看到她立在大片盛开的金黄色里,正拿着花剪,微弯着身子。
    风过,吹起她白色的荷叶裙,仿若人在画中。
    ……
    小爱曾经问过我,哥,你真的打算一辈子就这样了么?
    ——不然呢?我勾唇浅笑。
    ——哥,已经那么多年了,安安姐,都有两个孩子了,你……
    我懂她未出口的话是什么,已经那么多年,我应该放下,应该结婚,生子。
    ——小爱,如果是你,发现你的丈夫心里有别人,而那个人是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他可以给你婚姻,给你富足的生活,唯独,给不了你爱情,你会不会伤心?会不会难过?会不会怨恨他不爱你却娶了你?
    ——会吧,会的。一瞬的沉默,她如是回道。
    ——所以,我明知是那样的结局,怎会去伤害一颗无辜的心。
    ——可是,哥,你怎么以为你不会再爱上别人?她的眸里有着浓浓的心疼。
    我抓过她的手,放在我的心口,徐缓的摇头,小爱,这里,骗不了别人,更骗不了自己!
    从认识她的那天起,她就成了烙印在我心口的一颗朱砂,抹不去,忘不掉,别人替代不了!
    我宁愿守着寂寞和孤独过一生,也不想将她从我的记忆和生命里抹掉!
    驾车回公司的路上,电台里播放着那首轻婉的曲调,徐缓缭绕在耳边……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
    ——————————————————————————————————————————
    至此,本文全部完结,谢谢每一位亲们,每一位云粉们的支持和陪伴!
    等文的你们很辛苦,希望这样的结局不会令你们失望。
    新文正在赶稿中,到时还请亲们继续支持,继续走进云端笔下的爱情故事。
    唔,你们,期待么?